頭圖加載中...

loading

追鯨的日子啊,那是一段云上的時光

  • 出發時間/2019-03-30
  • 出行天數/9 天
  • 人物/ 和朋友

May Peace Be With You

2019年4月21日, 斯里蘭卡 首都 科倫坡 等多地先后發生8次連環炸彈襲擊,涉及至少3座教堂及3家酒店。4月22日, 斯里蘭卡 發生第9次爆炸。4月24日, 斯里蘭卡 一電影院附近發生爆炸。死傷慘重。

這個「微笑」的國度開始以一個「恐怖」的形態出現在更多人的視野里。

2019年4月22日,外交部和 中國斯里蘭卡 大使館根據斯安全局勢狀況,發布了請 中國 公民暫勿前往 斯里蘭卡 的安全提醒,有效期至2019年5月15日。當時間指到了5月15日時,又根據 斯里蘭卡 當前的安全形勢,將該安全提醒調整為謹慎前往級別,有效期至2019年5月31日。

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緊急狀態仍然在一天天延長。6月22日, 斯里蘭卡 總統西里塞納再次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再次延長一個月。緊急狀態是為了保證安全,維護公共秩序。前往 斯里蘭卡 目前仍需謹慎謹慎再謹慎!

當世人都感慨于 和平 時代的戰亂是多么的可怕時,你可知, 斯里蘭卡 這個國家,10歲以上的人都曾歷經戰亂。

當你看到他們咧開嘴燦若陽光的微笑,你可曾想過清澈眼神背后的恐懼和哀傷?
May peace be with you。

愿爆炸后的 斯里蘭卡 可以恢復元氣,再次向世人綻放燦爛的微笑。

是什么驅使我二訪斯里蘭卡?

在爆炸前的23天前,我抵達了 科倫坡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 斯里蘭卡

說實話,我對 斯里蘭卡 并沒什么特別的好感,什么微笑的國度,什么 印度 洋上的一滴淚,什么浪漫的海邊火車,這些我其實都沒有體會到的。16年2月的第一次 斯里蘭卡 之行,對這個國家充滿了不是很正面的印象——美瑞莎的海水不夠清澈、高蹺漁夫還要收費、餐食看起來臟臟的、 日照 過于猛烈,身上總是粘粘乎乎、森林小火車擁擠的車廂中散發著種種不可描述的味道……總之,這是一趟不甚美麗毫不浪漫的出行。

對于這樣一個國度,理論來講是不可能再此造訪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去年7月,入了自由潛的坑。之后,師父和群里的小伙伴一直在討論觀鯨的事情——要去 湯加 看大翅鯨,要去斯里蘭看藍鯨和抹香鯨,要去 挪威 看虎鯨……聽得我是心生蕩漾、極向往之。但彼此我心中的 斯里蘭卡 的海水仍然停留在對美瑞莎的海水認知,談不上渾濁但也絕不清澈;談不上灰暗但也絕不蔚藍;談不上貧瘠但海底泛白的珊瑚讓我覺得那么孤獨。因此,一直在猶豫,又想親眼看看那世界上最大生物,又暗自嘀咕,是否真如師父描述的那般美好。

最終,所有的擔心都抵不過好奇心的驅使。

于是,在 斯里蘭卡 爆炸前的23天,我再次在 科倫坡 機場平穩落地。

追鯨的日子啊,那是一段云上的時光

是的,這一次的 斯里蘭卡 ,就是為了追鯨而來。

提起 斯里蘭卡 ,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高山茶園!海邊火車!高蹺漁夫!康堤佛牙寺!那么提起 斯里蘭卡 追鯨,大部分人的反應是在美瑞莎的海邊,坐著大船出海追鯨。

的確,美瑞莎追鯨不失為一項選擇。

在16年春節,在我還沒有中毒自由潛時,在我第一次造訪 斯里蘭卡 時,我選擇在美瑞莎的海邊,尋了一家追鯨船,在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吞下一粒強效暈船藥,隨船出海。

在海上不知顛簸了多久,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喊:“Look!Whale!”瞬間清醒,舉起相機,抓到了鯨魚下潛時高高揚在水面上的尾巴。

說實話,那次追鯨的體驗不是很好,數百人擠在一條船上,味道本身就不是很美妙。再加上暈船體質的我,即便是提前吃了暈船藥,也在船上吐得七葷八素。雖然運氣極好,但也只看到了鯨魚的大尾巴。

誰能想,暈船已經病入膏肓的我,竟然愛上了潛水這項運動。喜歡潛水的朋友都知道,除了岸潛,出海都會坐快艇,運氣好點能做一艘大點的船,但是大船又走不了太遠。除了船宿,絕大部分跟著大船出海都是以跳島游為主,潛水只是個附加體驗罷了。而當快艇航行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時,那個顛簸,我想,你們都懂得。于是每次潛水對于我來講,都是享受痛苦對半開。很多朋友問我,暈船這么嚴重,為何還要為難自己,非要去潛水呢。我認為,這就要看痛苦和享受哪個更占上風。而對于我來講,潛水帶來的快感是遠遠多于暈船帶來的痛感。

OK,扯遠了。

從那次看到鯨魚的大尾巴之后,就對它龐大而美麗的身體念念不忘。這次二訪 斯里蘭卡 的主要目的,就是追鯨。而追鯨的目的地也不是耳熟能詳的美瑞莎,而是 斯里蘭卡 北邊的 亭可馬里

—觀鯨地大賞

觀鯨地: 挪威 斯瓦爾巴群島 朗伊爾城
最佳觀賞時間:5-9月
有幸邂逅:白鯨、長須鯨、座頭鯨等

斯瓦爾巴群島挪威 語意為“寒冷海岸”,可以說是真正的極北苦寒之地了。而這里卻是白鯨、長須鯨和座頭鯨的海上樂園——它們在冰山與海面間穿梭游蕩。想要看它們的身影你必須耐得住嚴寒,恐怕8mm的濕衣都無法抵御這里的嚴寒。

??觀鯨地: 新西蘭 凱庫拉
最佳觀賞時間:全年
有幸邂逅:抹香鯨
?如果說起哪里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抹香鯨,那一定是位于 新西蘭 南島 坎特伯雷 去的 凱庫拉 了。 凱庫拉 海峽深達2000余米,再加 上海 峽擁有獨特而天然的海洋生態系統,使得這里成為抹香鯨的天然樂園。??

觀鯨地: 多米尼克 ?最佳觀賞時間:11月-次年6月
有幸邂逅:座頭鯨、短鰭領航鯨、偽虎鯨、抹香鯨、瓜頭鯨

新西蘭凱庫拉 一樣,在 多米尼克 ,一年中的任何時候都有可能邂逅提醒事項最大的齒鯨——抹香鯨。甚至有鯨魚生物學家將 多米尼克 列為「世界上觀察抹香鯨的最佳地點」。當然,除了抹香鯨,同樣有機會邂逅座頭鯨、短鰭領航鯨、偽虎鯨、瓜頭鯨等多種鯨魚。

?觀鯨地: 南非 開普敦
最佳觀賞時間:7-12月
有幸邂逅:露脊鯨、座頭鯨、布氏鯨、虎鯨
?在冬季和初春乍暖還寒之時,露脊鯨會離開寒冷的南極,來到氣候溫暖的 南非 開普敦 繁衍后代。當然,在 開普敦 ,也可以偶遇座頭鯨、布氏鯨和虎鯨等不同物種的鯨魚。

?觀鯨地: 加拿大 努納武特
最佳觀鯨時間:5月-9月
有幸邂逅:獨角鯨、弓頭鯨、露脊鯨、藍鯨、白鯨
?說起來有趣,鯨魚會在溫暖的地方繁衍后代,但是卻會選擇極寒之地作為獵食區。因此,如果想看到不同品種、數量繁多的鯨魚,那就一定要向著寒冷的方向奔去。鯨魚生活的最北的地方,大概就是 加拿大 的努納武特了吧,這里生活著獨角鯨、弓頭鯨、露脊鯨、藍鯨、白鯨等超多品類的鯨魚。但前提一定是,不怕冷!??

觀鯨地: 墨西哥 加利福尼亞半島
最佳觀賞時間:12月-次年3月
有幸邂逅:灰鯨、藍鯨、座頭鯨
? 墨西哥 可真是個神奇的地方,雖然陸地上是廣袤的沙漠和大片的仙人掌,但是水下卻豐富多彩十分壯觀。每年12月至次年3月,灰鯨、藍鯨、座頭鯨等多種鯨魚都會長途跋涉,到這片溫暖的水域過冬。?

當然,除了這些地方,還有很多海域都可以邂逅大鯨魚的身影哦~~~

—無拘無俗的自由潛,你可以聽到大海的歌聲

“在海的遠處,水是那么藍,像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同時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錨鏈都達不到底,要想從海底一直達到水面,必須有許多許多教堂尖塔一個接著一個地聯起來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這下面”

這段來自《海的女兒》對大海的描述,從幼年時就深深地植入腦海,想要去海底尋找那里會唱歌的ARIEL。

15年不小心入了水肺潛水坑,就踏上了在潛水路上不斷升級打怪的征程。去塞班探索藍洞的秘密,去 詩巴丹 遨游在上帝的水族箱中,去 巴厘島 尋找藏在沉船里的寶藏,去 象島 在沙丁魚的環繞中體驗成為海王的樂趣,去 貝加爾湖 挑戰冰潛的刺激……

本來我可以在水肺這條路上一去不復返,或許某一天還能成為大師級潛水員。然而,在18年初,在我的新晉女神張小盆的安利下,我對自由潛種下了一顆大大的草。心動不如行動,18年7月,我奔赴 薄荷島 ,拿下了自由潛二星證書,正式進階成一名合格的自由潛運動員。

在這里,稍微普及一下水肺和自由潛的一點基礎小知識。

水肺潛水(?SCUBA DIVING ),其中SCUBA 的全稱為“Self-Contained Underwater Breathing Apparatus”),指潛水員自行攜帶水下呼吸系統所進行的潛水活動。說得通俗易懂一點就是,潛水員背著氧氣罐在水下進行的潛水活動。除了軍工類和技術類,大部分我們參與的水肺潛水都屬于休閑潛水的類別。

自由潛水(Free diving)是指不攜帶氣瓶,只通過自身調節腹式呼吸屏氣盡量往深潛的運動。簡單來說,就是不背著氧氣瓶,憑借自己的閉氣極限,有多少氣就下潛多少米的潛水活動。自由潛水包括以娛樂、體驗、攝影、狩獵為目的的自由潛水活動,和競賽性質的極限屏息深潛。當然,我們在這里討論的,也是屬于休閑潛水的類別。

從這張圖來看,水肺和自由潛很明顯的一個區別就是,自由潛的裝備更少,可以最大程度的接觸大海,感受大海帶來的溫度。

在自由潛中,最享受的一趴,居然是觸底之后的返程。不踢蹼,順著浮力慢慢上升,即便橫膈膜在抽動,即便求生的欲望十分強烈,在那極度想呼吸的20s里,大腦卻格外清醒—這是真正的與自己獨處的時間。置身于深藍中,沒有呼吸泡泡的干擾,更可以放下所有的包袱,卸下所有的偽裝。摒棄雜念,用心感受大海帶來的寧靜與預約,此時,最深的感受就是——整個海洋都屬于我。

— 亭可馬里,荒蕪中開出了一朵花

亭可馬里斯里蘭卡 東北 部港市。位于科迪亞 爾灣 的北岸,全國最大的天然良港,戰略要地。人口10萬(2007)。”
百度百科如是說。

初抵 亭可馬里 ,印象著實不好。雜亂無章的街道、漫天飄散的「類咖喱味」,以及剛辦完入住,就來了一個下馬威——全市停電。是的,沒錯。落后如斯的 亭可馬里 每天晚上6:00-7:00日常停電,連備用發動機都沒有。只能坐在樓下的露天餐廳里,點著蠟燭嘮閑嗑。

這里,可是東部海岸最好的觀鯨地之一,在4-11月的雨季,大量的鯨魚在孟加拉灣和阿拉伯海之間遷徙,沿經 亭可馬里 并在此覓食,據說出海不遠就能看到著名的抹香鯨、藍鯨等。

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就在海邊這個號稱四星級的豆蔻酒店里安置下來。

老板娘帶著一個混血寶寶,時不時過來問我們有沒有什么需要。

廚子是個憨憨的中年大叔,有時會拿著獵槍出來打鳥,雖然一次也沒打到。

小妹超級可愛,在追鯨的前一天自習給我們講出海追鯨注意事項。在知道我們這4個人里面就有兩個潛水教練之后,及時剎住了話頭。

同住這家酒店的,有兩到三個團隊,都是教練帶著學員們,大家(尤其是姑娘們)都想拍到一張和鯨魚的合影。每天回來之后,大家最大的樂趣就是彼此詢問,「怎么樣,你有沒有看到鯨魚」。

看到的人,喜氣洋洋;沒看到的人,心生羨慕,酸酸的氣息彌漫在空氣中。

— 大藍水啊!除了藍什么都沒有

第一天出海,激動到無以自拔,想象著一張和鯨魚的同框照將會在朋友圈騙來多少贊,想象著可以和鯨魚面對面,甚至可以伸手觸碰它。

然而,
我,
想多了。

四個人一艘小快艇,外加一個領航員,主要負責尋找海上鯨魚的蹤跡,一個船長,主要負責和其他船隊溝通,以及指引前進的方向。

懷揣著激動到顫抖的心,我們出海了。
很快,我們開入了外海,岸際線已經遙不可及。十幾艘小快艇分布在汪洋大海上都已不見蹤跡。放眼望去,茫茫大海中只有我們這一艘孤獨的小快艇。船長和領航員說著我們聽不懂的僧伽羅語,我們說著他們聽不懂的中文。唯一的交集就是他們僅僅知道的幾個英文單詞:“HUNGRY!”“DRINK!”“WHALE!”“JUMP!”“LOOK!”。

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們仍然一無所獲。船長熄滅了發動機,任由小快艇隨著海浪忽上忽下。不詳的預感慢慢涌上來。

果不其然,我暈船了。

迅速地穿好裝備,我以腦海中帥氣的姿勢跳入了海中。海水的清涼驅散了夏日的焦躁,略咸的口感讓我不再那么頭暈目眩。

「花,下個深度試試」師父在不遠處舉著相機跟我說。

「完,我有點害怕,萬一下不去可咋整?」

「下不去,我就把你的二星證收回來!」師父威脅到。

深吸一口氣,一個完美地鴨式探入了水中。

緩緩踢動雙腿,慢慢睜開眼睛,漸漸展開全身,感受大海帶來的力量。

亭可馬里 的水真干凈啊,毫無雜質。

目之所及全部都是純凈的藍,純凈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也是第一次體驗大藍水的魅力。

望不到海底,看不盡遠方。

幽幽的光從海底向上延伸,感覺像踏入了一個魔幻世界,只有我,只有我。

于是,第一天出海就以體驗大藍水結束。是的,除了水,什么都沒有看到。

— 下個深度,試試能見度超過50米的大藍水

第二天一大早,迎著初升的太陽伸一個長長長長的懶腰。然而懶腰還沒收回,就看到師父默默地拖著一個浮球往快艇方向走,目瞪口呆的同時差點抻著腰。師父說「如果今天還沒有鯨魚,我們就海訓吧!」

其實在這樣的大藍水下深度還是有點心理障礙的。以往的潛水經驗來看,要么周邊有參照物 比如 珊瑚、峭壁、魚群之類的,要么能看到海底。而在這里,什么都看不到,你不知道自己深入海底多少米,也不知道到底游了多遠。除了默默地咽口吐沫,緩解一下緊張的心理,我只能灰溜溜的跟著師父上了船。

果不其然,大海上漂泊了兩個小時之后,仍然沒有見到調皮的鯨魚的影子。于是,師父毅然決然的放下了浮球,說試試吧。
其實,有了繩子之后,心理壓力反而沒有那么大——因為有了參照物。

本篇游記共含16274個文字,112張圖片。幫助了游客。 舉報
相關目的地:斯里蘭卡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
传奇街机电玩捕鱼